大海之所以伟大,除了它美丽、壮阔、坦荡外,还有一种自我净化的功能。
———— 康德

《忆》《海》《晨》

作者吴骏鹏,工科生,江西南昌人,酷愛阅读。借此平台,以诗会友,岂不乐哉!然而一首好诗必然能引起人的共鸣,有不足之处还请斧正。

我幻想和你一起去大西洋潜水,与大鲸鱼对视,满足不一样的生命体验。和你一起南海游泳,去珊瑚礁悄悄找寻快要消失的美丽生物,传说中海马的近亲海龙。和你一起坐着,在人口不过百的海岛边上,在高高的椰子树旁,或许半躺着,欣赏夏日黄昏的美景,必须要有浩瀚的大海和那金色的残阳,伴随着海天一色中展翅的海鸟悠扬的鸣叫。还有海风抚在脸上身上,钻进鼻孔带来沁人心脾的感觉(可能只是腥涩的),我们就这样舒服地张开四肢不多说话,静静的享受,好像等着什么直到日落。夜幕缓缓拉了下来,我们就一起期待着视线中亮起一盏灯,光在远方摇曳,到底是渔船呢还是灯塔呢,我们讨论着,你慢慢地说,我静静的听。终于威寒的冷气袭来,一下子我俩就溜回了渔民家里,喝着鱼汤,品着香烟。听听渔民唠叨些近来的渔获天气之类的家常,摆弄着相机,着手准备新的一天。倒在床上,又是一个好眠。

 

《海》作于看完BBC纪录片《海洋》之后,后经反复修改,费了一番功夫。据说每个人长大以后都会爱上蓝色,因为这是大海的颜色,是天空的颜色,也是忧郁的颜色。每一个心智成熟的人心中都有挥之不去的一抹蓝,蓝海,蓝天,蓝调音乐。

怀念 一起穿着人字拖 逃掉赵老师的英语课 淋着温圳街道的小雨 向着同一个目标 强的游戏室 前进的初中日子 一群人聚在一个寝室 围着一桌零食 通宵打升级的可贵时光 昏暗的灯光 应该伴着颖华中学的虫鸣和草香

《忆》作于刚来大学想家的那段时间,还好有大学好友帮我排解了这份乡愁。本人经测试为哲学家型性格,内心高傲又柔弱,总的来说还是内向。在外面吃苦受气自然会想家,此时才一气呵成写出这首诗。“老友如老酒”,写这首诗一直祈祷着中学同学的这段情谊会想老酒一样越酿越香。

今晨,我坐在窗前,外面的世界如一位过客似的,他为我放缓脚步,向我点头致意着又挥手道别了。

《晨》是翻译泰戈尔的《飞鸟集》译作,泰戈尔的诗读打一遍很难领会其中不可思议的美,围绕孩童,自然,宗教,亲情而展开简洁地诗化描述是泰戈尔的一绝。冰心的诗集《繁星春水》取长于泰戈尔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这首诗译于几天前,至今时时回味。只有当在一个岁月静好的早晨,身边伴有鸟语花香,窗外草木相映成趣的时候,才会放慢生活的节奏,领略自然之美,此时便觉得这是造物主的馈赠,心也才沉静下来。时光容易把人抛,静观世界才知止。让自己的心变得柔软,不要像洄游的鱼,迁徙的候鸟一样为了生计疲于奔命,把自己的心变得铁石一般冰冷僵硬,时间的流逝也就放缓了,刹那永恒。这也是禅门讲究的观照功夫。


评论
© 咏而归 | Powered by LOFTER
回到顶部 ∧